来自 体育 2019-03-26 17:56 的文章

我们谈了问题和原因

  然而,版权运营不能只出不进。直播平台高价购买下版权,如何利用其盈利是急需思考的行业性难题。

  两者的逻辑异路,造成了直播平台和游戏厂商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。或者再确切一点来说,由于电竞产业中厂商力量的强势是体育产业中无法想象的,且直播平台本身就是一个依靠游戏版权运营起的世界,永远不可能违抗厂商而行,因此就导致了电竞付费观赛是个彻底的伪命题,只要厂商逻辑不变便无药可解。

  用,入不敷出;弃,太过可惜。在这种进退两难的背景下,版权变现对于大部分平台来说如鲠在喉、难夺定数。其中最要命的是处于上市阶段的虎牙斗鱼们,资本市场对盈利的需求无疑是强烈的,那么如何引导庞大的观众群体进行付费观赛,必将成为重中之重。

  DOTA2的观众更是群情激愤,指责斗鱼“吃相难看”。——向来都是以免费观看示人的电竞直播平台,怎么突然间揪着这一项赛事搞付费观看了呢?这不是侵害了用户的权益了吗?

  近日,斗鱼付费观赛一事引起了舆论哗然,最后以失败而收场,但其背后的电竞付费观赛问题并没有如此简单

  

  几年前,乐视体育几乎垄断了所有重点赛事版权并高调推行会员制付费观看,所遇到的阻力不可谓不大。传闻中,乐视体育中超版权一年运营下来只收回5000万、亏了13个亿,最后下场令人唏嘘不已。

  

我们谈了问题和原因

  从项目内因来谈,《DOTA2》本身强调自由平等的精神,游戏硬核用户居多并以此为信仰;延续要电竞赛事上,厂商V社一向对电竞赛事持“Free Open”而非商业运营的态度早已深入人心,使得在出现“付费观赛+《DOTA2》”的组合时,用户会格外抵触,也是微博热门评论“向V社举报斗鱼”的情感来源。

  乐视倒下后,后来接盘者们有如PP体育、腾讯体育,其推出的变现策略也无外乎如此。尽管用户付费的习惯趋势有偏转的迹象,但想以此盈利仍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。

  斗鱼付费观赛一事最终以失败结束,但这次尝试背后的意义却是值得电竞产业去细细思考的。

  其实以上这点也是电竞超越传统体育的优点。比如在传统体育中,你很难看到购买李宁服装赠送CBA球票的活动,原因是体育产业中最大的C端付费方和赛事版权方的利益不一致。

  目前电竞赛事的火热发展,赛事版权成为了各个直播平台的“兵家必争之地”,每个直播平台都渴望通过买下赛事版权而吸引到更多的观众。因此在用户争抢的逻辑下,版权价格水涨船高,头部官方赛事的版权价格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突破千万元大关。

  故想通了这点,再反过来看斗鱼在《DOTA2》领域进行的“义举”,就会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——他们挑《DOTA2》开刀或许仅仅只是想捏厂商V社一贯佛系的“软柿子”,真正的大货斗鱼不想动也不敢动,这个案例不具备大规模复制性,更不会成为所谓的“趋势”。

  其次,纠纷当头一个“利”字,直播平台可以通过一些活动和厂商进行利益捆绑。

  3月13日,斗鱼DOTA2官方微博宣布“梦幻联赛S11”于3月14日正式开赛,由于斗鱼拥有独家官方直播版权,因此斗鱼方面希望通过这个机会来进行电竞付费观赛的试水——比赛期间观众需要单独花费6元购买“办卡”道具才能观赛。

  

我们谈了问题和原因

  之前OWL联赛就做过与直播平台联动的活动,只要在官方的直播平台上有一定的观看时长,绑定暴雪账号就能够获得游戏内的喷漆,通过这样的联动活动,也能促进游戏用户和直播平台的电竞观赛用户之间的相互转化,并为平台带来宝贵的C端付费来源。

  以上这些内容仅仅是我们的一些思考和论断,在斗鱼付费观赛风波事发后,直播平台们需要在纷繁的垃圾舆论中找到自己冷静思考的空间。随着电竞产业的蓬勃向上,整个行业也更应该彼此照顾共享利益,而非孤高前行。

  电竞赛事对于厂商而言,是用来推广和挣钱的工具,自然希望能得到更多的观看,于是将其进行多平台分发推广而非独家,目的也是更充分地引导向游戏本身,看得人越多,厂商也就越高兴。而且对他们来说,付费观赛的逻辑本身就是搞笑的,你听说过看个广告还先要买个会员吗?

  那么直播平台付费观赛有解决方案吗?在短时间内,“解决”二字恐怕是否定的,但不排除有“缓解”方案。

  理解完这一层后,你会发现直播平台推行付费观赛的根本问题,可能不仅仅在于用户和平台的矛盾,更严重的是厂商和平台的矛盾。

  先明确方向,付费观赛对体育和电竞来说都是必然一步,那么在到达这个阶段前,直播平台需要做的重中之重是增强自身。具体来说,只有先进一步垄断、把用户都聚集到一个令厂商都无法忽视的数字和黏性,并且具备能高效推广(or毁掉)游戏的能力,才有资本同厂商进行对话。

  从需求角度来谈,付费购买是商业社会的核心逻辑,免费获取是人类的普遍心理。数年如一日都免费观看的比赛,突然间宣布只有付费才能观看,其中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,无疑会让用户很难接受。在这样的心理条件下,用户对于平台商业运作的谅解远不敌“平台对自身利益的侵害”,遭遇逆反和谩骂是能被预见的

  第二,你一定要重视游戏厂商和赛事版权方的关系。这句话怎么理解?在传统体育中项目IP是公开的,没有游戏厂商的概念,只有赛事版权方,目的也只有商业化这一个,此时直播平台推行付费观赛是可以和赛事版权方站在一起的。但是在电竞中,项目IP是游戏厂商私有且商业化的,故他们发起的电竞赛事既拥有“类体育”商业化的诉求,也拥有推广游戏本身的营销诉求,甚至通常来说后者的诉求还会更大些。

  但电竞中这两者是一致的,游戏厂商自己就是赛事的版权方,完全能够打通这条利益链。如果直播平台能够和厂商实现利益捆绑,厂商愿意分享游戏C端付费收入,直播平台为观众提供多样化的销售渠道,以及为厂商提供更好的UGC内容实现游戏热度保鲜,那么双方的未来则是相互可期的。

  但这一切对于直播平台而言,就是一门耐人寻味的生意了。直播平台的目的在于依靠版权赚钱,那么在这个逻辑中,100个“白嫖”用户和50个付费会员用户,价值孰高孰低一目了然。这种巨大的矛盾就造成了,竞争对手的免费渠道(版权分发)和厂商的免费渠道(如客户端内直播)都会成为直播平台进行付费观赛的天敌。

  后者则缺乏稳定性。说了那么多,但可这眼看直播平台中多家公司都已经到了上市阶段,第一,甚至离当年乐视都差得很远,那么此时推行付费观赛无异于自戕行为。最终功亏一篑。前者考量的是平台的商务能力,成为了直播平台中最难做到盈利的版块之一。目前而言,而非“绝对性垄断”,让人找不见向前的动力。让用户能找到脱离付费体系的路径。

  尽管此次斗鱼推行付费观赛难点重重并最终失败,但其勇于尝试、探索健康营收模式的态度仍是值得称道的。不过在我们看来,或许未来直播平台在电竞付费观赛所要遇到的问题,恐怕远不止以上这些。

  次日,无法扛住舆论压力的斗鱼再次更新了说明,取消了强制付费观看的策略,斗鱼全程都会高清免费直播本次比赛。

  尽管看起来他们在新媒体平台上大包大揽实现了所谓“垄断”,冰冷的赛事直播博得打赏的能力更弱,况且相比于互动反馈性强的个人直播,如果无法做到行业的绝对性垄断,但实际上在电视端还是能找到部分免费场次,赛事直播平台的版权变现环节主要以广告收入和打赏抽成为主,平台角度来说斗鱼虎牙虽然领先众人,故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去谈付费观赛。回到电竞上,这使得在版权运营高成本对比下,我们谈了问题和原因,比如乐视当年施行中超比赛付费观赛,版权角度来说目前重量级赛事几乎全都非独家,首先必须要提醒的是,很多内容过于黑暗,解决版权变现问题也确实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。无论电竞直播平台还是体育直播平台,但本质上都没有形成垄断,